亚博游戏平台网址

您好,欢迎访问广安亚博网址网站多少网站!
您的位置: 首页  —  政协艺苑  —  回忆龚元珍先生
回忆龚元珍先生
作者:夏兴初 来源:亚博网址网站多少研究室 发布时间:2020年11月02日 点击数:

 转眼间,龚元珍先生已离我们而去十一年了。昨晚,我又在梦中和他相遇,像生前一样,热情而平静地交流着生活和工作,交谈着世俗和人生。

 元珍先生既是我的师傅,也是我的至交。我和他虽然仅仅只交往了十一年,但他对我工作上的指教、政治上的关心、生活上的帮助,是我永世不能忘记的。

1998年10月,我刚到邻水县政协机关就认识元珍先生了。那时他虽然刚满50岁,但已经像个老头了,头发花白,衣着朴素。在机关办公会上,在秘书长的介绍中,他用宽大的双手紧紧握着我的手,满脸真诚地说:“欢迎欢迎!”我顿感一股暖流直沁心底。

 政协有主席、副主席,有秘书长、办公室主任,还有各专委会主任,像我这样一个刚从山村学校过来的小字辈能够有话说的机会并不多,因此,元珍先生就是我可以经常汇报工作的领导了。我虽然被安排在办公室工作,收发电话通知,处理日常事务。可元珍先生说我是写材料的“料”,他向主席和秘书长请示,要我跟他坐一个办公室,学搞宣传信息,学写领导讲话和调研报告,在工作上好具体指导我。元珍先生是那种少有的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的人,或叫老实人,或叫无城府之人。很快,我在他的悉心指导下,学会了公文写作。此后,我每当有文章写出来,第一个请教的就是元珍先生。元珍先生也像老师一样,大到谋篇布局,小至个别语句,都提笔为我修改。

 元珍先生给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对我生活的帮助。刚到政协那阵,我一个人蜗居在办公楼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里,既要煮饭,又要睡觉,有时因为工作忙,咸菜下冷饭的日子居多。元珍说他是过来人,知道我的生活处境,就经常邀我到他家吃饭、喝酒,即使有时没有现成的肉食,也要破费到卤菜店切半斤烧腊,或者买两碗豆花。每次喝酒吃饭,他都不厌其烦地过问我的工作、生活、家庭,时不时端正我的心态,给我指引人生的方向。每次喝酒,我俩都要平分一斤老白干,可以想象,我和元珍先生那时的关系之融洽,之紧密。试想,作为一个资历比我深、年岁比我大、职位比我高的一个老先生,当时还因为子女读书欠着外债五千多元的老同事,又有几个能做到这点呢?

 元珍先生还经常关心我的政治前途。他时时教诲我说,人人都有追求上进的心理,尤其是年轻人,但有一点,必须脚踏实地干好本职工作,认真负责地干好领导安排的工作,谦虚谨慎地处理好人际关系,领导、同志们自然会推荐你的,组织上也会考虑的。这句话,我一直铭记在心。在此后的工作中,在没有金钱作后盾、关系作背景的情况下,我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办事员成长为现在的正县级干部,可以说,元珍先生的教育“功莫大焉”。

 元珍先生仅有初中文凭,文化水平不算高,但他却是政协工作的专家。他先后在粮食部门、区委机关和物质部门工作过。后来,县政协要成立,他被抽来筹备,从此就在政协工作了,直到病逝。我到政协机关时,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近20年,对机关的每一个人、每一项工作都信手拈来、了如指掌。可以说,深奥到政协、统战工作理论,基础到每一届主席、秘书长和专委会主任的名字,好像本来就长在他脑袋里。大家都称他是政协工作的活字典,只要有什么不明白的,第一个就会想到他,都来向他请教。无论是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,无论有多忙,他都有求必应,耐心传授和讲解,直到问者满意为止。

 然而,就这样一个慈祥的长者和优秀的人才,却被上天过早地招到天堂。2008年5月初,元珍先生突感喉咙不适,继而连水也咽不下,到邻水县人民医院和重庆大坪医院一检查:食道癌。突如其来的疾病让他措手不及,使他不得不离开心爱的工作岗位。经过大半年的病痛折磨,元珍先生于2009年3月30日躺在邻水协和医院病床上离开了人世,惊愕了他所有的同事、亲戚、朋友。

 逝者长已矣,生者自奋进。元珍先生,我将牢记您的教导,踏踏实实为人,认认真真做事,直至终身。我也将铭记您我之间的忘年交情,把它永远珍藏在心底。

 愿元珍先生安息!